当二宝来敲门

当我还是个小女孩,抱着一堆娃娃玩过家家的时候,我就决定了长大后要做两个娃的妈。一个人长大实在是太孤独了!

独生子女的孤单与寂寞只有同类人理解。

每次看着老公和他妹妹聊工作聊人生,那种流畅与信任让我羡慕不已。当我站在人生的转角时,好希望有个爱我了解我的手足能一起聊聊。

还好,保罗也希望有两个孩子。在这个重大的人生期许上达成一致。

他说小学时最好的朋友的妈妈生了一个娃后大出血子宫割除再也生不了第二个,他们一家三口每年度假都会另包一张机票和其他旅行费用,邀请我老公去陪他们的儿子玩。

保罗说这一家人盛情难却,虽然和最好的朋友一起旅行很好玩,但他还是更喜欢和自己的家人度假。

那个时候他就决定这辈子如果要孩子就来两个,收养的都可以。

当然啦,我的内心还不够宽阔,孩子还是要自己生的亲,所以收养就不考虑了。

1

龙龙宝宝出生的那天是我这辈子至今为止最幸福的时刻,那种狂喜没有语言可以形容。

我妈老爱说怀胎十月艰辛,孩子出生那天就是妈妈的受难日。我想说,拜托,不要把怀孕生子描述的那么悲壮好嘛,万事都是先苦后甜。没有分娩的剧痛哪来怀抱小婴儿的剧甜啊!

有了娃后我的个人体会是养娃比怀(或生)娃艰辛几百倍。孕期的不适和日后的长年养育挑战比起来简直就是矫情。

有无数个瞬间我恨不得把手里的熊孩子塞回肚子里。当然啦,这是不可能的幻想。于是开始游说老公,是不是一个孩子就够了?

无数个清晨,天还未亮,我们的美梦就被孩子叫醒,于是我们都学会了装睡,就看谁的演技高。再往后实在装不下去了我们决定用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起来陪娃。

每每这时无论输赢我都暗自觉得好累啊,再来一个娃,我接下来几年都别想好好睡觉了!

2

然后我发现我得了闺女狂想症。

身边几个好友的孩子都是女孩,恬美可人,披肩长发或是扎着小丫丫辫,抱着小娃娃时满眼都是温柔。

我把小娃娃递给龙龙玩,他直接用食指猛挫娃娃的眼睛,好像在研究这眼睛珠子怎么塞进去的。

我们家堆满了保罗给龙龙买的各种车。他现在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建个火车轨道,一边开火车一边在轨道上设置障碍物,一个一个拿下来,再继续开火车。在陪他玩了第101次之后,老娘我无聊的想把眼睛珠子挖出来。

男孩子的小世界当妈的我真很难感同身受。

保罗陪玩时明显兴致高涨百倍。他用积木建高楼,然后看着龙龙把它推倒,两人一起抱着哈哈大笑。这个游戏重复了234次之后,竟还那么的有趣,爷俩还是同一种姿势抱着哈哈大笑。

这父与子之间专有的bond好像只有再来个女儿才能平衡我的羡慕呢。

我这个女汉子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个未完成的公主梦,时刻准备着购置粉色的床单和白色的芭蕾舞裙。

如果再来一个娃,我有50%的几率实现这个梦想呢!

3

怀大宝前,我和保罗一起去健身房锻炼,每天吃至少五种蔬菜和水果,下班后一起甜蜜的追美剧,心情好到爆。

我们毫无压力的期待着质量最高的卵子与精子会马上相遇。

不出所料,备孕的第二个月就怀上了龙龙。他与我们所期待的一样生龙活虎,每天都是活力四射,上蹿下跳,体育细胞超发达。让我考虑着这么好的苗子要不送去学武术或体操给糟蹋了天赋。

怀二宝前的状态简直和怀大宝时是天上地下,又要上班又要自己带娃,还偏偏在这时冒出创业的想法,作息一片混乱,我俩都累惨了。
可想而知,二宝迟迟不来。

好友Laura建议说可以试一下在早上做功课哦,在休息了一晚上后精子会更有活力,跑得更快。

于是我们在某个周末美美的睡了一觉后尝试了一次,结果就成功了。

我们四口之家的美梦就快成真了。

4

关于孩子与工作的平衡,我也像很多妈妈一样纠结过,在全职与事业妈妈之间徘徊不定。

弗洛伊德说,一个人一生中所有的人际关系,都是由他幼时与妈妈的关系所决定的。

他的这个理论事后被科学家的跟踪调查证实。18个月大的宝宝与妈妈的关系可以预测他成年后的人际关系。

我希望在我孩子年幼时段给予他们充足的关注与照顾。在他们最需要我的时候陪伴在他们左右。

这意味着在这个人生段我可能要牺牲个人事业或个人时间,才能把重心放到俩孩子身上。

我总记得刚来英国不久,一个中英混血同学邀请我们去唐人街吃饭,餐馆都给我们免单,我问是怎么回事,他说因为他妈妈是伦敦知名的华人律师,帮助了不少华人餐馆维权。

他描述自己妈妈时满脸的骄傲,那自豪之情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希望在孩子上学后我能重新平衡重点,打造出自己的一番小事业,在工作中帮到他人。

我期盼着我的孩子在与他的同学介绍妈妈时,会洋溢着类似的骄傲。

P.S.
小锐我开始第二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享受女皇般的待遇啦。孕妇说想吃什么,一声令下,老公马不停蹄的去买回来,哈哈。

最近特爱吃辣:辣子鸡丁,酸辣鱼和香辣豆腐成了家常菜。好友妈妈做了一大盒自制超辣牛肉干,我两天之内干掉了,真爽!

 

扫描二维码,添加“混血小天使”微信

微信公号:混血小天使

微信公众号:混血小天使

5 回复

发表评论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